稍微不慎将引发社会不稳定因素
2020-01-11 10:13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在实施限牌之前,曾提出了征收路外停车场停车调节费的方案。他透露,于2014年8月和10月先后召开了两次听证会,但从听证结果看,路外停车场停车调节费存在很大争议。

不过,按照正常的汽车交易流程:客户先交款、开发票、付购置税、验车,然后才是预约上牌。整个过程正常大约10天时间,最快也得一周。“在限牌之前已经卖出去但没来得及上牌的,这些车怎么办?”孟炜棋说。

从宣布政策到正式实施,前后不到20分钟。政策虽已实施,但其带来的争议和质疑却尚未平息:限牌政策出台流程是否合法合规?限牌背后的拥堵压力有多大?政策执行是否存在漏洞?

1月2日,政策实施已近一周,政策给行业带来怎样的影响?《民生周刊》记者随机走访了在宝安北路和梅园路交叉口及罗芳立交桥东南侧6家4s店,包括丰田、大众、宝马、奔驰等品牌。

未来5年每年10万个指标,其中2万个分配给电动小汽车,普通小汽车指标仅有8万个。与之对比,仅仅2014年12月的前20天,深圳市机动车上牌数就为4.2万。

对于这种情况,一位参与联合执法的人员告诉《民生周刊》记者,“在此之前,我们对全市门店进行了两轮排查,但最后还是有遗漏,原因是政策出台太仓促了,明显准备工作没有做好。”

“今后5年内每年供应10万个小汽车增量指标,其中2万个将分配给电动小汽车,其余8万个为普通小汽车指标。”2014年12月29日下午深圳市交通运输委员会召开的新闻发布会表示,从当日下午6时起,正式实施汽车限牌政策。至此,继北京、上海、广州、贵阳、石家庄、天津和杭州之后,深圳成为国内第八个实施小汽车限牌的城市。

真有漏网之鱼?《民生周刊》记者在走访中发现,位于罗沙路5071号的深圳市宝骏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表示“仍可上牌”。

“为减缓小汽车增长速度,遏制交通恶化,市政府决定迅速实施增量调控措施。”申伟说,这是深圳的艰难选择。

“汽车限牌了,所有人员在一分钟之内马上离开店里。”突然,有几个武警模样的人冲进来如此喊道。情急之下,孟炜棋连包都没顾得上拿就跑了出去,后又重新进去取出。

深层次的原因在于,汽车增速过快,治堵压力太大,让当事部门“不敢再等”。截至2014年12月20日,深圳市机动车保有量超过314万辆,近5年年均增长率约16%。每公里道路机动车约500辆。之前有媒体报道,以每公里超过480辆的数量,深圳的车辆密度居全国第一。

“我们老板说,你就放心大胆地下订单吧,我们保证能上牌,万一上不了牌会退还所有定金。只要有指标就能上牌,我们拥有指标。不额外加钱,也不用等。”该公司销售顾问告诉记者。

一方面,这种言行不一的做法,引起舆论的广泛质疑;另一方面,实施限牌政策是否意味着依靠经济手段治堵的失败?

临近年末,是汽车销售的旺季。2014年12月29日下午6时左右,虽然临近下班时间,但深圳市驰鑫国际名车中心销售总监孟炜棋和她的同事们都还在忙碌着。有人在帮顾客签单,有人忙着办手续,有人负责验车,而孟炜棋刚刚泡了一壶茶,正在与前来购车的客户聊着天。

“这个数量养不活现在这个行业的所有人。一些经销商肯定坚持不下去要退出,行业内部将面临重新洗牌,对于整个行业而言,寒冬势必要来临。”一位二级经销商表示对未来担忧。

事后她才了解到,当天下午4时28分发出通知,一个小时后就实施了限牌。为了保证政策的实施,由交通委、交管局、市场监督管理局等组成联合执法队到店执法,于是才出现了前面的那一幕。

在《暂行规定》出台前就进行封店,一度引起社会舆论的质疑。“实施小汽车增量调控符合法律规范。”申伟回应说。依据是,2012年12月深圳市人大常委会修订的《深圳经济特区道路安全管理条例》和2014年12月29日深圳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十五次会议通过《关于市政府治理交通拥堵和交通污染情况专项工作报告的决议》。

之所以说此次限牌是“突然袭击”,是因为此前一周,深圳市交通运输委员会负责人还在首届北上广深交通会议上表态,“深圳不会学习北上广(实行限牌)”。

“近期新的政策规定未将路外停车场停车调节费列入国家、省两级行政事业性收费管理目录,作为主要经济治堵手段,从而导致路外停车场停车调节费无法推行。”申伟解释说。

去年12月31日,和孟炜棋情况类似的四五十位汽车经销商挤满了深圳市交通委接待室,要求“讨个说法”。在这群人中,还有一位不愿具名的经销商表示,当天下午并没有执法人员到店通知要求暂停,“我们完全不知情,那天卖出去的车又该怎么办?”

“现在唯一期待的就是政策能严格执行,大家能实现公平竞争。”他说。不过,此前《羊城晚报》报道,有4s店称有内部关系仍可上牌。

通过走访深圳市交通运输委员会、4s店、二级经销商以及普通市民,记者力求为这些问题寻找答案,弄清此次限牌始末。

“过年嘛,都图个喜庆,以往元旦都是汽车的销售旺季,今年受政策影响,前来咨询的人很少,需要等待政策。”对冷清的交易厅,一家大众4s店前台服务人员对《民生周刊》记者解释说。

她所说的政策,是指近期还将制定并颁布实施《深圳市小汽车增量调控管理暂行规定》(以下简称《暂行规定》)。申伟向《民生周刊》记者透露,该规定将对已交易车辆手续办理,车辆转让和报废后购车指标的保留,新能源车指标的获取和外地车辆限行监管等问题进行明确。

“未提前公布是为防止抢购引发不稳定因素。”对于“神速”限牌,深圳市交通运输委相关负责人申伟(化名)在接受《民生周刊》采访时回应说。

他解释说,限牌是一项高度敏感的举措,若提前向社会公开,极可能引发集中抢购。稍微不慎将引发社会不稳定因素,使限牌政策的实施效果大打折扣。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dgzhyy.cn江苏省盐城市吞冀广告传媒有限公司 - www.dgzhyy.cn版权所有